沒有終點的旅程

  • 2016-12-24
  • 瀏覽數1,045
  • 收藏

「劉金標,羅祥安要一起退休了。」

剛聽到記者尤子彥提到這消息時,讓我有點震撼。兩年半前,標哥80歲,我跟著他們環島拍照,實在很難想像,一個八十歲的老人,竟能承受風吹日曬雨淋,每天要踩百公里的路程,過屏東後,還要面臨接連不斷的山坡。雖然我大部分時間都坐在車上,但我是個愛騎車的人,這對我反而是個折磨。

那時刻,我常在想,標叔80歲都還那麼能騎,而我都還沒退休,沒有理由推拖。接著,我每周六日騎上五指山喝一杯海倫咖啡,騎了北橫北宜來回,花東縱谷、海岸兩日來回,然後幹了一件蠢事,從太魯閣海平面62公尺,花了七小時又七分鐘,總爬升3557公尺,88.8公里路,總共爬了七座的台北101,到達台灣公路的最高點-武嶺。

我相信,一個老人都有毅力辦到了,我沒有理由告訴自己不行

如果標叔是傳教士,他已經解放我禁錮的靈魂。